文章故事
首页 | 爱情文章 | 亲情文章 | 友情文章 | 生活随笔 | 校园文章 | 经典文章 | 人生哲理 | 励志文章 | 搞笑文章 | 心情日记 | 英语文章 | 会员中心
当前位置:文章故事>原创文章>爱情>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

我所有的梦,只有你曾看过(11)

作者:竹鸿初 来源:大智娱乐注册 时间:2018-07-27 10:13 阅读:

  没过一会儿,琴就喘起了粗气,脸上有豆大的汗珠,右手时不时捂着小肚子。我取下一只耳机,问琴:“累不?要不我们停下来歇一会儿。”

  “没事,初哥,我要跑步减肥?今天,我同事都开玩笑说我长胖了。”

  我一边放慢跑步速度,我一边侧头看着琴:“不胖啊!谁说你胖?我觉得身材挺标准的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琴的脸笑的像朵花。

  “嗯,真的。”琴看起来确实不胖,反观现在的我,由于停止了跑步和骑自行车,变胖了不少,脸上的肉多了些,最恐怖的是我肚子上又有了两三层赘肉,隐隐可见的腹肌也消失无踪了。

  一旁的琴气喘吁吁,看样子是真跑不动了。我装作大口喘气的说:“琴,我累了,我们停会儿……停会儿再跑吧!”

  “好啊!我们坐在路边的花坛边缘,各自喘着气。我看琴还没有缓过劲来,我也没说话,从裤兜里掏出一小袋纸巾递给她,琴擦着脸上的汗水,脸上的妆容有些花了。

  “初哥,你耳机里正在放什么歌曲?”可能我的音量开的有点大,琴隐隐听见了一些声音,故而有此一问。

   “老狼的《情人劫》,我很喜欢的一首歌曲。”

   “让我听听,让我听听。”琴拿起那只我取下的耳机听了起来。

   琴听歌的样子看起来有些享受,似乎融入到了欣赏的地步。人听歌最初是听歌的旋律,而后才是上升到听自己的心,或者是听一首歌,想起一个人。

  “初哥,我见你好几次都听这首歌曲,这首歌曲对于你来说有什么特别意义吗?”

  我仰望着天空,牙齿咬着下嘴唇,说:“你灵禅姐特别喜欢听这首歌曲。”我突然就像一盏快没有灯油的灯,身上的光线暗淡了许多。

  琴明显感受到了我的情绪波动,意味深长的说:“初哥,你知道吗?再好听的歌曲都有听腻的一天。可能这并不影响歌曲本身的价值和意义,可是人总得活出自己,总得要走出过去,你要给自己一个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。有些事,你也不能刻意去逃避,因为早晚都要面对。这世界上不止一首歌曲,其实偶尔你也可以听听其它歌曲。”

  “谢谢你,琴。可是你知道吗?一个人一旦沉浸在某一首歌曲中,就很难自拔。这和除却巫山不是云一样的道理。当你真正听到一首自己喜欢的歌曲时,其它歌曲在你眼里都不再是歌曲了。”

  琴把脸望向别处,似乎有什么心事?“好啦!我们继续跑吧!”我又戴上了耳机。

  琴跑在前面,往小公园大门跑去,我跟在后面。公园里,一切照旧。跑了五圈后,我在老地方看到了看书大爷,他还是认真看着书,石桌上放着茶杯,一只黑色的小奶狗躺在他的脚边。

  我跟琴说:“这看书大爷挺有意思,我们过去坐坐吧!”

  琴将信将疑的跟着我。我上前打招呼:“大爷,今天又看书啊!”其实我可以换换问候语的,可是一时半会想不起别的话。“小初啊!来来来,坐。”看书大爷看见了一旁的琴,问我:“小初,这是你的女朋友吧!长的挺漂亮的。”琴有些不好意思,我也不好意思。

  “不是,我们只是朋友。”我解释道。一旁的琴表情有些僵住,收起了笑容

  看书大爷向我使了使眼色,说:“小初,加油啊!有些东西该抓住还得抓住,错过了可是再也没有机会了。”

  这时,地上的小奶狗在琴的脚下转来转去,似乎是认出了琴,嗷嗷直叫起来。琴惊喜的说:“咦!这不是我家那只小黑吗?”说着就弯腰去抱小奶狗。我简单和琴说了一遍那天送小奶狗的经历。

  “哦!是这样啊!”琴终于明白了事情前后。看书大爷放下手中的书,看着小奶狗,说:“这小奶狗性格温顺,听得懂人话,聪明。这两天陪我解了不少闷?”

  我问看书大爷:“给它取名字了吗?”

  “名字吗?还没有。刚才我听那姑娘叫它小黑,那就叫小黑吧!”于是,小奶狗有了新名字。

  我和琴又说了一会儿话,琴在旁边一时接不上话,索性逗着小黑玩。我觉得有点晚了,和看书大爷告别。琴有些不舍的放下小黑。琴走出几步后,小黑歪歪斜斜跟在她身后。看书大爷抱住小黑,不停地用手抚摸小黑狗的头。

  跑出公园,我问琴肚子饿吗?她点了点头。我们在路边摊吃了狼牙土豆,味道还可以,就是辣椒粉放的有些多,琴伸着舌头大喊辣。我把手中还没有喝过的矿泉水递给她。琴连续喝了几口后才好一些。

  琴说:“初哥,我有个不情之请?”

  “说吧!我们都这么熟了。”

  “这段时间我都会夜跑,你能每天都陪着我夜跑吗?”琴说。

  “我还以为什么事呢?没问题,反正这段时间我也要跑步锻炼。”我干脆的答道。

  回到出租屋后,已经晚上九点二十一了。和琴告别后,我径直上了楼,准备洗澡睡觉。我刚一躺到床上,就拿起手机看,才发现有三条微信消息。第一条是沙鸥发来的:“夜照兄,今天很高兴认识你。特地为你写了一首打油诗赠送给你。生有二十天作苦,前尘从此旧梦途。闲鹤飞尽灯常在,枯树有春朝又暮。”

  我回复沙鸥:“无事庭步缘千里,一朝有梦一朝无。勿听花前风落雨,更有云深久别意。”

  第二条是朋友远山发来的:“小初,我没钱了,你看能不能再借我一千元。”我有些惊讶,才几天就用完了。我想了想,用微信给远山转账了一千元。后来我知道他有赌钱的恶习后,我再也没有借过钱给他了。

  第三条是清发来的:“初,我快到成都火车北站了,你能来了接我吗?”我立马打电话给清。

  清接起电话,我用怀疑的语气问:“清,你不会是骗我的吧!”

  “没有骗你,谁骗你谁是小狗?不信,我待会儿把车票拍照发给你。”

  我听着清的电话里有火车行驶的杂音,也就相信了。“清,我马上就打的过去。到时候你在大门口别动,我来找你。”这时,我才明白清上次说给我的惊喜是什么?原来是她来成都。

  下了出租车后,我直接奔向大门。站外到处都是人,有提着行李箱的,有背上背着一个大包的,手里还提着一个大包的。这里的人形形色色,当你走进人群,你会有种迷失感。你会发现,自己与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并没有什么区别,本质上都一样,都是这座城市的过客。

  记得我和妈第一次来成都时,从没出过远门的我,对周边的一切都觉得新鲜好奇。同时,我又有些自卑,无论穿着和谈吐都有种乡土气息。

  走到大门口,我看到了清,提着一个粉红色的行李箱,清看见了我,非常高兴,直接就冲过来拥抱着我。我把双手抬在空中,不知如何是好?

  清的头发和她上次发给我的照片一样,果然拉直了,感觉完全是另一种气质。现在的清,更多的清纯。我闻到了清身上的那个香水味,桂花的香味,我在心里叹道:“又是一个用桂花香水的女人?”

  清松开我,问我:“初,你有没有想我啊?”

 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。如果直接说不想,那就显得情商太低了。如果说想,又有些违背自己的心。其实在我的心里,琴的分量比清更重一些。当然,灵禅依然占据绝对优势。

  我选择不回答,直接从清手里接过行李箱,说:“走吧!还没吃晚饭吧!”清连续点了两下头。

  我们就在火车北站附近的一家夜宵店吃混沌,我肚子不怎么饿,还是要了一碗。清是真的饿了,吃相和我有得一比。

  我问清:“你这次来成都是来旅游的,还是打算在成都工作啊?”

  清把吃进嘴里的混沌吞下去后,抬头看着我说:“我已经把那边的工作辞了,打算在成都找份工作?”

  清接着问:“初,你有什么好工作没有,帮我介绍一个啊!”

  我摇摇头,无奈的说:“自从回成都后,我一直是无业游民,打算过完这个月就去找。”

  “那我们一起找吧!”清说。

  “好啊!你嘴那么会说,应该比我好找。”

  清喝了一口汤,抽纸巾擦了擦嘴,说:“找工作其实不难,关键是找一个自己满意的就有点困难了。”

  我非常赞同清的说法,谁说不是呢?现在的人,做的工作基本上都不是自己最理想的,所以有的有志青年才会在工作之余培养其它爱好,如做公众号,如写文投稿,如参加培训班充实自己。

  我和清走出夜宵店后,我问清:“今晚住宾馆吗?”

  清笑着开玩笑说:“住你那里也行。”

  “我那里床有些小,只够我一个人睡。这样嘛!我知道出租屋附近有家宾馆,干净卫生,价格也不贵。”

  清在那模仿着电视剧里的说话语气,说:“全凭公子决定。”

  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。清有些疲惫,在车上打起了盹。一路上,我都望着车外。

  出租车在我说的那家宾馆门口停了,我叫醒了清。我提着行李箱走在前,清有些不清醒的跟在后面。

  清坐在大厅的沙发上,我去前台帮清开了一个房间,是单间,房间号是四零五,我付完钱拿着门卡向清走去。

  “清,开好房间了,是四零五号。我送你上去吧!”我们乘电梯到了四楼。楼道地面铺着一层红色地毯,脚踩上去软绵绵的。

  我用门卡打开门,然后把门卡卡进控制房间电源的卡槽孔里。房间亮了,房间里

  陈设整齐,白色的被子,白色的床单。

  我把行李箱放下,就打算要走,对清说:“这么晚了,早点休息吧!”

  “再坐会儿吧!陪我说说话。”我看了一下时间,晚上十一点三十四分。

  我觉得并不是很晚,一般凌晨一两点我才睡。况且清刚来,我不好拒绝。

  “好吧!我再坐一会儿。”清和我又聊起我和追求她的那个男人打架的事,我们哈哈大笑。我们像认识多年的朋友一般畅快谈着。清口齿伶俐,能说会道,我就有些稍显木讷。

  实在是太晚了,我起身和清说晚安。清笑着说晚安。我出门顺手把房间门关上。

  回到家后,洗完澡,我已经精疲力尽了,躺在床上就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早上,我被手机铃声惊醒,我眯着眼,拿起手机一看,是清打来的。接起电话,清温柔的声音响起:“初,我没有打扰你睡觉吧!”

  我迷迷糊糊的说道:“清,你这起的也太早了吧!”

  “哈哈,早上醒的早,所以打电话叫你去吃早餐。”

  “嗯!”我满口答应。挂了电话,穿戴整齐后,刷了牙洗完脸我就匆匆下楼了。在大门口,我正好碰到去上早班的琴。琴跟我打招呼:“初哥,你今天起这么早。匆匆忙忙的这是要去哪儿啊?”

  “哦!去和一个朋友吃早餐。”说完我就跑了。

  我看到清正在宾馆门口等我,今天清细心打扮了一番,长长的头发,穿着一条绿色裙子,嘴上涂了口红,画了眉毛,眼睛也很好看,似乎是带了美瞳。

  我带清去出租屋附近的那家外地夫妻的早餐店里吃,清要了一碗绿豆稀饭和两个菜包,我要了两个红糖发糕和一杯豆浆。吃完早餐,清说:“初,我刚来成都,对成都还不了解,你今天就当我的导游,带我四处逛逛吧!”

  我今天也没什么事,正好我也好久没有出去逛逛了。我带清去了宽窄巷子,锦里,武侯祠和杜甫草堂。这些地方我都去过几次,也不觉得稀奇了,清第一次来,像小孩子进游乐园一样。我们今天几乎一整天都在吃,吃各种各样的街边小吃,把我的肚子撑的圆鼓鼓的。清嘟着嘴说:“今天吃这么多,又要长胖了。”

  我笑着说:“凭实力长胖,没有什么?”最后,我带清去了人民公园,不知道为什么?每次带朋友去玩,我都会选择人民公园,人民公园与我有特别的情结。我喜欢公园里的绿树成荫,我喜欢公园里的安静。

  我带清来到公园里的小湖边,我们坐下。我问清:“你喜欢这个小湖吗?”

  清摇摇头,说:“这里的水绿油油的,看起来不清澈,我喜欢桂林的山水,你能清楚的看到水底的水草,能看到鱼儿游来游去。而且十里一廊,一步一个景色,优美至极。”

  “桂林我没去过,不过我在书上看过桂林的象鼻山图片,风景真的不错。”

  我又问:“清,你打算找什么样的工作?我可以问问我朋友,看有没有合适的。”

  清顿了顿,说:“打算找销售方面的,跑业务的也行,因为有这方面的相关经验。”

  我说回头帮她问问。我又问她:“需要租房子吗?我住的隔壁就有一间新空出来的屋子。房租一个月五百元,水费十五元一个月,电费一元五一度,垃圾费十元一个月,另外还需交五百元的押金。”

  清听完,笑嘻嘻的说:“我正愁找房子的事呢?住宾馆太贵了,像我们这种平头百姓,还是节约点为好?”

  我们打的回到了宾馆。我帮清提着行李箱,去前台退了房。我带着清到了房东阿姨这里,房东阿姨见有新房客,自是热情接待。交完三个月的房租和五百元押金后,我领着清来到我隔壁的那间房,和我的那间房几乎一样,就是有些简陋。

  我和清把房间彻彻底底的打扫了一遍,又陪着清去买了床上用品和洗漱用品。一阵忙活下来,真心有点累了。清又参观了我住的房间,有些凌乱,最丢脸的是我穿过的一双臭袜子被随意扔在地上。

  临近午饭时间,我拉着清去吃了我最喜欢的鱼香肉丝盖饭。我问清:“感觉味道怎么样?”清嘴里含着一大口饭,说不出话,嗯嗯的点着头。

  未完待续

 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于成都,竹鸿初


上一篇:蔡洁   下一篇:没有了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
[收藏本文]
发表读后感:
本栏随机推荐文章
·有些人,相遇不相逢
·爱你一千日太短,爱你一万年不长
·在北京遇到的姑娘
·爱是一生的相守
·后来的我们
·青春梦里落花知多少
·青春已是过去的时光
·回忆似糖,甜到心殇
·有些眷恋,只是雨落一场
·千里之外
·几度欲静止,几度花中开
·有些人,一直留在心里面
相关短文
·蔡洁
·我所有的梦,只有你曾看过(10)
·我所有的梦,只有你曾看过(9)
·情深还可采
·爱情,破镜重圆回得去吗
·我所有的梦,只有你曾看过(8)
·我所有的梦,只有你曾看过(7)
·此中男女的曾经
·我所有的梦,只有你曾看过(6)
·夜、一如你的绚烂
·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
·我所有的梦,只有你曾看过(5)

copyright © 2007-2014 大智娱乐注册 版权所有.情感文章,散文随笔,美文故事在线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