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故事
首页 | 爱情文章 | 亲情文章 | 友情文章 | 生活随笔 | 校园文章 | 经典文章 | 人生哲理 | 励志文章 | 搞笑文章 | 心情日记 | 英语文章 | 会员中心
当前位置:文章故事>原创文章>生活>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

我所有的梦,只有你曾看过(12)

作者:竹鸿初 来源:大智娱乐注册 时间:2018-07-27 22:45 阅读:

  清把嘴里的饭吞下去后,喝了一口汤,说:“我已经好久没有吃盖饭了,好怀念以前读书的时候,每天中午都到学校门口的那家小饭馆去吃。味道还是那个味道,一点都没变。”

  我笑道:“我的品味还不错吧!吃盖饭炒饭什么的方便。一个人买菜做饭太麻烦了,做多了吃不完,下顿再吃味道不新鲜,倒了又有些浪费。”

  清灵机一动,两只大大的眼睛看着我,说:“初,我想到一个好办法,我们以后一起做饭吃吧!自己做饭干净卫生,吃着放心,而且还省钱。”

  清又在那里扳着手指头给我算现在市场上的各种菜的价格,出去吃一顿要花多少钱,东算西算,清觉得我们一个人就能节省三百元左右的生活费开支。

  我被清说得有点心动,和清一起做饭也未尝不可。电磁炉,炒菜锅和电饭煲,我都有。我一脸认真的说:“清,我可先跟你说好,我不会做菜,我的做菜水平很差,只会淘米做饭,只能帮你洗菜切菜打打下手什么的。”

  清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:“初哥,你就放心吧!做菜这事就包在我身上。你呢?你每天就负责买菜煮饭洗碗就行了。”

  我觉得很公平,爽快的答应了。之后我和清去楼下的干货店买了一袋二十斤重的珍珠米,一斤蒜头,一斤老姜,一些干辣椒和花椒八角之类的,一大堆的调味品。光是这些调味品就花了一百多。又去附近的小超市买了一桶菜油,一瓶酱油,一小桶郫县豆瓣和一瓶白醋。

   我一个肩膀扛着一袋20斤的米,另一只手提菜油,清则是负责剩下的那些相对较轻的调味品。我们费了牛鼻子劲才把东西提上楼,我们都热出了一身汗。我和清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笑了起来。

  我们缓过劲后,清说要认真的参观下我的房间,她说之前没有仔细看。我站在门口,搞怪的做出一个请进的姿势:“欢迎领导到鄙人陋室来视察工作。”

  清迈着碎步走了进去,压低声音,深沉严肃的说道:“小初,你的房间总体还算整洁,做的很好,我很满意。从下个月起,每个月给你涨五百元工资。”

  清的目光突然锁定了窗前的风铃,“哇!好漂亮的风铃。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还喜欢风铃。”

  我说:“别人送的。”

  “谁送的?让我猜猜,肯定是一个女孩子送给你的。”

  清接着说道:“啊!我知道是谁了?是不是你的前女友灵禅姐姐啊!”我沉默不语,表示默认。

  “我好羡慕灵禅姐姐,也好想看看她到底长什么样子,让你这么痴迷。”

  清又看到了我摆在桌上的那排书,突然,她发现书本的中间夹着一本相册,她把相册抽了出来,清看了看我,说:“初,我可以看看你的相册吗?”

  “看吧!都是我和家人朋友们的合影。”

  清缓缓打开,第一张照片是爸妈,我和烟萝四人的合影。清指着照片上那个羞涩的小男孩说:“小时候的你好可爱啊!就是长大了不那么可爱了。”

  我给了清一个白眼,清接着往下翻,连续几页都是外公外婆和舅舅的一些照片。再往后翻,有五六页都是我高中大学

  时的照片,到了相册的一半开始,都是我和灵禅的合影。清指着相片问我:“初,这就是灵禅姐吧!怪不得能让你神魂颠倒,我要是个男人,也会被灵禅姐迷的神魂颠倒。”

  翻到最后,是一张我在海边去玩时的照片,照片上的把右手贴着胸口,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。这张照片是灵禅给我拍的。清看到这张照片,对我说:“这张照片拍的好,我喜欢,初,可不可以把这张照片送给我,留个纪念啊?”

  我觉得这张照片对于我来说,纪念意义不大,也就答应了。如果清要一张我和灵禅的合影,我是坚决不同意的。因为那些关于灵禅的照片,是我记忆中不可缺少的那部分。

  我觉得这张照片可有可无,也就同意了。清如获至宝般把照片收了起来。清把相册放回原处,看了看那排书。清回过头来问我:“我以后无聊的时候能不能到你这里来看书啊?”

  “当然可以。”我答应的很干脆。我对喜欢看书的人有固执的好感。

  清那排书中间抽出了《安妮宝贝文集》,随意翻了几页,对我说:“初,安妮宝贝的这本书你都看完了吗?”

  “前两年看了一遍,喜欢《蔷薇岛屿》和《告别微安》,安妮宝贝的文字给人感觉总是虚无的、颓废的,阴冷的,主要是写的是一群被城市边缘化的游离者。”

  清说道:“嗯,我也觉得安妮宝贝的文字读完心情很压抑,但又莫名被文字所透露出的颓废感所吸引,那是一种阴郁美。也读过她的《七月与安生》和《素年锦时》,都感觉不错。”

  清问我:“你知道安妮宝贝的文字改变风格了吗?而且把笔名也改成了庆山。现在她的文字平和温情而朴素。”

  我被清的这一席话惊住了,从清的言语之间,我知道清应该也是喜欢看书的人。所谓看书改变一个人的谈吐和气质,正是此理。

  悄然间,我默默的被清吸引着。清正认真的看着,我也拿起林清玄的文集,看了起来。在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没有说一句话,屋子里只有我们各自的呼吸声,和翻书的声音。

  我的眼睛又有些痒痛,我用手搓了搓眼睛,有些火辣辣的痛。我把书放下,转过头去看清,这家伙竟然趴在书上睡着了。我摇摇头,一脸苦笑。

  我看了看时间,已经下午六点三分了,我推了推清,说:“清,我们该买菜做饭了。”

   清眨巴眨巴眼睛说:“初,你等会儿,我的脚好像有些麻了,你让我先缓缓。”

  清揉了揉脚,她脚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。我和清并肩走下了楼,还是去以前经常买菜的大爷那里买菜。大爷看见我来了,热情的给我打招呼,我们简单的寒暄了几句。

  我对清说:“今天你刚搬来,也是我们第一次做饭,我们可以叫上房东阿姨,琴和张叔一起吃饭。这样可以搞好邻里关系。”清爽快的答应了。

  我们买了三斤莴笋头,三元钱豆腐叶,三斤番茄,两颗大白菜,两斤藕,还有五斤土豆。结完账,我们又去旁边的猪肉摊买了三斤猪肉,又去买了半只鸡,又去买了一条三斤半的鲢鱼,和一包酸菜鱼调料包。

  回来时,我们通知了房东阿姨和琴晚上一起来吃晚饭,琴听后,死活要上来帮忙做饭。琴其实刚下班回来,看她态度坚决,我也随了她,主要是我怕她辛苦。这么多的菜,我怕清一个人弄不好,多一个帮手还是好的。

  上楼时,我们又通知了张叔晚上过来吃饭。打开房门,琴就开始淘米做饭,我和清则是洗菜切菜,琴按下电饭煲开关后,就过来帮忙弄。人多就是快,我们三人配合的相当默契,分工明确,效率很高。没有多久,我们就把所有的菜都切了,姜蒜等调味品一应准备齐全。

  琴知道清是我朋友,非常热情,两人不到一会儿就打成一片了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是多年的好朋友。清开始炒菜了,清炒的第一道菜是猪肉炒莴笋片,第二道菜是猪肉炒白菜。琴则是把切好的番茄片拌上白糖,做成我们今晚的第三道菜。第四道菜是鸡肉红烧藕片,也是清做的。

  趁清和琴炒菜的空档,我去张叔那里把那张折叠桌借了过来。我摆好桌子,准备好碗筷,把炒好的菜端到桌上,我就像个跑腿的店小二,跑来跑去。

  等清做好鸡肉红烧藕片后,我死活要表现一番。准备露一手,我负责做豆腐叶汤。清和琴都在一旁傻笑。做汤太简单了,等水一开,就把豆腐叶放下,然后再放一些盐就行了。

  在我做汤的时候,琴用酸菜鱼调料包里的芡粉腌制着鱼片。最后一道菜酸菜鱼由琴来做,她先在锅里放油烧热,又放酸菜炒一会儿,之后加适当水,等水烧开后,先把鱼头放进去煮一会儿,之后再倒入所有鱼片。我和清都在旁边认真观摩学习。

  因为我个人有比较喜欢吃酸菜鱼的习惯,自然是想学。锅里的酸菜鱼噗噗的响着。这时,电饭煲里的饭也煮好了。房东阿姨和张叔也都相继来了。

  酸菜鱼起锅,装了一大盆, 我流着口水,恨不得先尝一口。有外人在,也要顾及形象。我只好咽了咽口水,反正马上就要开饭了。

  房东阿姨和张叔一个劲的夸我们能干,做了一桌子菜。我连忙说是清和琴的功劳,我就打打下手而已。我看了桌子上的菜,看起并不是很多,也不算丰盛,但看起来很有食欲。屋子里散发着菜香味,我的肚子简直饿坏了。

  屋外的天色变暗,已经有些黑了。张叔和房东阿姨挨着坐,我和琴坐在一起,清坐我们对面。我把所有的饭都盛好,分发到每个人手里。清笑嘻嘻的说:“今天初来乍到,希望大家以后多多关照。”

   我则招呼大家快吃,我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。我先伸筷子夹的是酸菜鱼,琴看着我吃的表情,问我:“初哥,味道怎么样?”

   我连连点头,一边伸手去夹酸菜鱼,一边说:“这味道好,比我做的酸菜鱼正宗多了。”

  我看到清的脸色有些细微的变化,我就伸筷子去夹了一块鸡肉,我对着清竖起大拇指,说:“果然不愧为大厨啊!”

  吃饭间,房东阿姨和张叔两人聊的较多,我一会儿给清和琴夹菜,一会儿给房东阿姨和张叔夹菜。

   我已经好久没有和这么多人一起吃饭了,我开始怀念以前在外婆家的那些日子。记得以前外婆家请客,都会有两桌的客人,大家吃饭你一言我一句,感觉很温馨

  吃完饭,我负责收拾碗筷并清洗,清和琴把剩下的菜放好。张叔和房东阿姨聊的火热,都是谈些自家孩子的一些事。洗完碗筷的我,坐在琴的旁边,拉了拉琴的衣袖,悄声说:“你觉得你妈和张叔是不是很合得来?”

  琴小声回我:“我也觉得。我妈这辈子不容易,如果哪天有一个真心对我妈好的人,我会同意的。”

   在清搬进来的时候,我就把张叔和房东阿姨的情况给她介绍了一遍。

  清已经猜到我和琴说话的内容,也凑了过来,指了指张叔和房东阿姨,说:“我觉得张叔和房东阿姨挺般配的,一个踏实稳重,一个勤俭持家,我看行。”于是,我们暗暗商量撮合张叔和房东阿姨。

  琴说歇半个小时后,约我去跑步,清听了也说要一起跑。我们又坐了一会儿,张叔和房东阿姨走了,琴也说先下去换跑步鞋。

  屋子里只剩下我和清两个人,清说:“我看的出来,琴似乎对你有那么点意思。”

  “啊”,我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,装作完全不知道。

  清接着说:“初,你知道我这次为了什么来成都的吗?”我沉默着,一遇到不好回答的问题,我就选择沉默。

  “是你。为了你,我才来到人生地不熟的成都。我们认识已经有半年多了吧!你那么聪明,你不可能不明白我的心意。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有灵禅姐,可是有时候你可以试试其它的女孩。你会发现,这个世界上和灵禅姐一样好的女孩还是有很多的。”

  我抽出一支烟,点燃抽了起来。我没想到清会这么快就表明心迹,弄得我措手不及。以前在一起上班时,清是公司里对我最好的那个人,所以后来我才把她当朋友。如果我直接拒绝,可能以后我会失去清这个朋友。

  我知道,像清这种长的漂亮的女孩,身边的追求者自然是一大把。我不知道清是看上了我哪点?

  我抽了一口又一口,烟雾弥漫,升起的烟雾慢慢散去,我终于开口了,说:“清,这个世界上比我好的男人千千万……你看我们先继续做朋友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!”

  清有些失望,而后她的眼神里闪现着一丝希望。现在的我,只能这样委婉的说。我真的不想伤害谁,也不想失去清这个朋友。

  目前为止,我都没跟爸妈提起我和灵禅已经分手的事,爸妈对灵禅非常满意,在他们眼里,灵禅就是未来的准儿媳了。我至今都不知道怎么向爸妈开口。要是让爸妈知道这件事,我不死也得脱一层皮。

  我曾经想过另外一个方法,那就是先找一个新的女朋友回去,然后顺便向爸妈提我和灵禅已经分手的事。至少他们看着新女朋友的份上,也不会太责怪我。

  未完待续

 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七日于成都,竹鸿初


上一篇:走出藩篱,不乱于心   下一篇:没有了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
[收藏本文]
发表读后感:
本栏随机推荐文章
·不忘初心,光华永在
·古朴村落 静静春光
·往事煮酒
·平常心静,是一种福气
·豆花火锅,荤素烹煮的春酿
·有些人,走着走着就散了
·踏雪
·浅夏蔷薇香弥散
·春来,遇见最美的自己
·三个家
·好家风值千金
·谢谢你所谓的爱,让我尝尽滋味
相关短文
·走出藩篱,不乱于心
·真言之口
·阳春二月,天地融乐
·听海
·生活真的需要答案吗?
·你又何曾敢说自己只喜夏
·你有过心静如水般的幸福感吗
·慢下来,细细地口味!
·生命蓓蕾,绽放时光清浅盛宴
·最后,你哪也没去
·感情很矛盾
·坦诚

copyright © 2007-2014 大智娱乐注册 版权所有.情感文章,散文随笔,美文故事在线阅读